快手短剧:线上的戏剧村

杨谦/文

心跳加快、呼吸困难是熟悉的感觉,就像直播前经常遇到的情况一样。 站在偌大的颁奖大厅旁,李露露深吸了一口气,放慢了脚步,调整好步伐快手主页,微笑着朝着通往奖赏的那几级台阶走去。

“大家好,我是一之鹿,这次我带着一个新的身份来和大家见面,那就是我在刚刚播出的快手短剧《繁花似锦》中饰演女主角花翎……”在第三届金剧会上在快手主持的颁奖典礼上,伊露站在聚光灯下,实现了她曾经在首页写下的简单的“翻身”两个字的愿望。 百万销量主播的双重身份分享了一些想法。 演讲后的第二天,她继续马不停蹄地回到直播间,从“花翎”变回主持人易路。 查看陆依依账号中的直播回放,演讲当天她只给自己放了一个小假,除了这一天,她每天都有直播安排。 就像《这个男主有点冷》中的瞿燕、《晚扎朝黄》中的苏璐霞一样,李露露的部分自我和现实生活与这些角色重叠、融合、互相映衬。

主页快手号怎么隐藏_快手主页_主页快手小店为什么不显示

李露露在快手举办的短剧行业大会上发表演讲/受访者供图

以上是李露露“这个男主有点冷”和“完扎朝黄”出圈的重要原因,也是评论中的高频词。 我怎样才能登上顶峰? 比如说,为了酷,她扮演了瞿燕和苏璐夏。 两位女主角进入了一个不属于她们的身体,而这个身体本身的灵魂就是传统玛丽苏偶像剧中懦弱可怜的白莲花,被男人欺负,被女人排挤,但当李露露占据了原身以灵魂和生命,换了容颜,发起逆袭,与原身少女的身体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。 复仇的快感令人难以抗拒。 《这个男主有点冷》结束时,该集播放量超过10亿次,李露露也因此收获了超过500万粉丝。

《这个英雄有点冷》于2021年播出,当时短剧还没有达到巅峰,但在影视寒冬中却迎来了一点希望的春天。 花费巨资的大演员、大制作的长视频剧逐渐弱化,横店制作团队数量大幅下降。 “三集”,至少浪费了七分钟。 对于视剧为电子芥末的年轻人来说,半顿饭可能七分钟就吃完了,但快手短剧一集只有一两分钟。 如果不好,就跳过吧。 ,打开包装袋后,可以选择最上面的一篇进行阅读。

“回转”

正是这部短剧吹响了李露露“翻身”的号角。

仔细一看,李露露有着一张上镜的脸,娇小迷人,笑容甜美。 她不想浪费这个天赋,她没有好好上学,只上了中专。 2017年毕业后,李露露开始了与镜头打交道的生活,并和惠州老家的朋友一起成为了当地的小网红。 那是一个短视频还不成熟的时代。 不久,朋友分散在世界各地,李露露只身前往杭州继续当主播。 她工作很努力,但主播的生活却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。 当我走进杭州的一些写字楼园区时,最常见的场景是,很多直播公司占据了一整层楼,几乎从早播到晚,每个房间都有主播,有特色,人们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。 李露露遇到的人都比她成熟。 她不要求睡觉,不选择工作和时间,有工作就工作,在喧闹的直播间起起落落。 直到被选中参演2021年即将播出的快手短剧《这个男主有点冷》。

与李露露相比,周筱导演对她被选中的那一天记得更清楚。 她问快手主播群里,谁对演短剧感兴趣? 其他主播都忙着自己的事情,只有李露露回应。 周筱一开始就喜欢这个女孩。 李露露长着一张甜美的脸,对得起“好漂亮”的评价。 同时,与她的甜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她的眼神里透着坚定和固执,板着的脸上透着一股“野心”。 在镜头中,这种双重气质的共存与对比并不容易,而李露露恰好两者兼备。 “对于网红来说,屡次受打击后他们并不郁闷,每天思考的都是如何重新站起来,这种人注定会成功。” 周筱分析道。

去横店的那天晚上,李露露拿到了剧本。 本来她就已经够瘦了,但是上镜头她却没有信心,尤其是看到主演李菲的时候。 “太卷了”,李露露感慨地说。 所以李菲吃沙拉的时候,也强忍着疲劳,吃起了“菜叶”。 李菲念完之后,也强迫自己背诵起来。 从小到大,李露露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背过书。 对于有专业出身的演员来说,演几分钟的短剧不成问题,但对于普通人来说,需要在短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份,哭着笑,或者一直拖延下去,如果没有经历过,你无法想象其中的压力。 李露露刚进剧组,一切都感觉新奇。 一遍又一遍。”但在拍摄过程中,她实在是哭不出来了,助理突然在旁边说道:“露露,我们团队这么多人的生计都靠你了。”唰,李露露刚刚哭了,她不想拖累别人。

快手主页_主页快手小店为什么不显示_主页快手号怎么隐藏

李露露在横店拍摄/受访者供图

对于快手这样的言情短剧,最流行的评价是“粗犷又美丽”,但即使是“粗犷”,也不缺少灯光、镜头、音乐、剧本。 以李露露的年龄和经验,短时间内完成这种工作,需要很大的抗压能力和学习能力。

幸运的是,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。 这一集很成功,但李露露却不想停下来。 面对大量粉丝,她觉得这是一个让直播更上一层楼的好机会。 只要没有拍摄计划,她就会继续经营直播间。 为了让节目的粉丝不失望,她开始看书,学习运营管理,甚至阅读心理学书籍来解决压力问题。

看过太多娱乐圈大明星的故事,似乎成功的人生离不开天赋和运气,但李露露确实更容易打动普通人。 且不说她有多么幸运,只是她从不拒绝任何自己能做的工作,毫不犹豫地做出任何不确定的贡献,并且有勇往直前的雄心,这让她从一个初中女生。

李露露从不介意谈论自己的缺点。 曾经有人在直播间问,你是因为爱读书、爱学习才这么优秀吗? 李露露坦诚地笑道:“我的学历很低,连大专都没有读完。但我希望大家都能看到,一个中专毕业的人也能做到现在所做的事情,这意味着你也能做到。”

事实上,《这个男人有点冷》不仅改变了李露露,也改变了快手。 数亿的播放量也引爆了短剧的翻身仗快手主页,开启了快手短剧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2022年2月,由芝竹执导的《长公主》播出。 剧情遵循快疯顶的原则:传说中奢侈好色的公主不断与侍卫调情,侍卫也对公主暗恋,但他其实是皇帝安排的。 公主身边的卧底特工一直在法庭上寻找她遇到麻烦的证据。 很多人从快手到微博充当“自来水”。 #长公主在上可更喜#的入围榜首,也让短剧凭借低成本、高产量的优势在网络上真正火爆。 横店是影视产业代表的舞台。 时隔半年多,这部剧的热度还在,正片在快手的播放量已超过3.7亿次。

播客《翻书》提到,仅2022年上半年,就有超过800家公司注册了2895部短剧,而2021年仅备案了398部短剧。在快手,每天记录的短剧超过2895部。 该游戏有 2.6 亿人观看,每年播放次数超过 420 亿次。 “黄金时代”的到来,也意味着短剧从业者正在完成一次高质量的职业晋升。

无法保持冷静

当李露露抛开学历的束缚,为自己的抱负而奋斗时,无论怎么看,她都是一个普通的职场人。 王玉正,一个经验丰富的演员,却不知道把自己的理想和能力放在哪里。 北京人,毕业于清华大学附中,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。 他接受了四年完整的戏剧表演训练。 但每年表演专业的毕业生那么多,能冲出重围的却寥寥无几。 王玉正就是那些明星毕业照中的“同学”之一。

“毕业等于失业,定稿等于失业,永远像一只没有脚的鸟。” 王玉正说道。 刚毕业的时候,他因为演小三女生蓝盈莹而被顺便叫进了北京人艺。 在他当话剧演员的6年间,最多一年演出260多场。 本来我想利用自己的经验进军影视行业,接连拍了几部电影。 还没等到好的机会,影视的冬天来得很快,业内也没有有名字的演员来拍戏,更何况他还没有这样的代表作。 的。 生活的压力让他越来越焦虑,“我不知道该给谁磕头,该拜哪座寺庙等等。”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演员好友戴飞帮他开通了一个名为“北京佬于正”的快手账号。 王玉正也开始拍摄一些关于生活和情感的短篇故事,涵盖年轻人的情绪状态、生活负担、社会热点话题等。笑点的内容我就不提了,王玉正多年话剧演员的演技是至少这样的小笑话是可以用的,比如一个叫《跑腿》的故事,男主不满朋友让他跑腿买烟,但当他打开银行卡却不能当拿出50块钱时,他的表情瞬间从昂扬的表情变得恭敬谦逊。 这种演技可不是一般的快手网红能够具备的。

该集拍摄于2022年,当时导演陆天发现了王玉正。 陆天和王玉正默契地走在路上。 他们来自北京,有专业背景。 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后,他们进入影视行业,担任《剑王朝》、《三千鸦杀》等网剧的制片人。 制作了四五部网剧,影视行业寒冬开始后,陆天发现长剧、故事片的日子并不好过,电影制片厂的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。 2020年,他注意到快手的造星计划,开始尝试制作短剧。

主页快手号怎么隐藏_主页快手小店为什么不显示_快手主页

陆天/受访者供图

此时的造星计划不再局限于制作所谓的“爽剧”。 快手短剧负责人余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短剧与其他传统内容最大的区别在于清爽、高频、密集。 是的,比如前期磕头的甜宠爱情剧都属于这一类,但用户可能看几遍就腻了。 因此,在2.0时代,快手希望剧的结构和内容节奏变得更加宽松。 经过几次合作,陆天对快手的尊重和账户共享的透明度非常满意。

2022年4月,陆天想要开拓多种短剧类型,拍摄一部展现北京人生活的京味短剧。 于是他发现了拥有千万粉丝的“北京居于正”。两人一拍即合,一个会演,一个会拍。这部剧把制作和审美水平提升了一个档次。” 《胡同儿》讲述了两个一起长大的年轻人结束了长达七年的爱情长跑,在感受婚姻的甜蜜和浪漫之前,却被父母的种种缺点和生活压力所包围的故事。

为了还原真实的胡同生活,陆天为片场带来了篮球、随身听、泰坦尼克号海报……在一个场景中,他甚至还带来了一瓶真正的20世纪80年代的二锅头。 意识是这些小道具可以增加演员的信仰感。 “没有小真理,就没有大真理。” 这是戏剧界的一句话,王玉正一直牢记在心。

快手主页_主页快手号怎么隐藏_主页快手小店为什么不显示

短剧《胡同儿》片段/受访者供图

陆天认为,找到王玉正是《胡同儿》成功最关键的一步。 根据当时《快手星芒短剧》的规则,如果播出账号符合剧中人物,粉丝数超过100万,就可以参与账号分享奖励,所以他想选择互联网有自己流量的明星。 《胡同》也是王玉正量身定制的短剧。 他的性格是一个经常和女朋友吵架的正能量男人,语言傲慢但行为诚实。 因此,剧中父母催婚、女性初入职场时必须签署“不孕承诺书”,以及婚后如何妥善处理异性关系。 其中不少戏剧冲突与社会热点话题密切相关。

凭借着高品质和王玉正自己的粉丝,《胡同儿》将于2022年7月9日上线,收官3亿+观看量。 对于短剧来说,《胡同儿》的成功显然是一个标志。 从甜蜜的爱情浪漫到题材更丰富的更广阔天地,从带火人才到人才联合,快手短剧的模式已经逐渐成熟。

作为中国话剧表演系的一员,王玉正并不觉得拍短剧有什么委屈,“短剧比长剧更累,也只是锻炼你。 大家都希望你能优秀、高效。”

海量用户就是海量创造者

短剧和长剧的区别,制作导演的经验比演员的经验更加深刻。

唐明明是一名工科学生,半途出家,拍了短剧。 她的《东满社》作品与年轻观众对短剧的所谓传统判断背道而驰。 她专注于服务30+女性观众。 快手短剧开始蓬勃发展后,唐明明主打家庭题材,先后推出了《女人的复仇》、《单亲妈妈的奋斗》等热门短剧。 今年夏天,《复婚》观看量接近百亿。 这样的题材能爆发,对于早期的短剧来说是难以想象的。 唐明明遵循的是寻找观众定位的原则。

主页快手小店为什么不显示_主页快手号怎么隐藏_快手主页

东曼社制作的短剧《再婚》/受访者供图

“我学的是工程学,有句话说,目标定错了,就一定会失败。” 唐明明不同意用长剧的逻辑来比较短剧的方式。 虽然都是剧,但是差别也太大了。 她认为,“短剧只要能服务好你的目标用户,就很好”。 因此,在创作阶段,就要弄清楚他们是为谁拍摄的。 “《梦花录》怎么能拍这么大的场面?我个人认为,观众希望在短剧中看到更多长剧中没有看到的特殊故事。”

唐明明本人是一名30多岁的女性。 她对公司剧的要求是,在看剧本的阶段必须有五次想哭的冲动。 如果她达不到,她就会从头开始。 她在公司反复强调,“故事是要写的,不是制作的”。 因此,东满社的编剧中有很多女性。 她们可以了解已婚女性在职场、家庭中所经历的酸甜苦辣,写出来的故事也好看又接地气。 甚至在创作过程中,她和编剧们都经历了带孩子的中年妇女的生活困境。 有的编剧因为孩子太小不能出去,唐明明就过来看剧本。

快手短剧负责人余可认为,长视频平台目前对短剧的理解还是过于传统。 “在竖屏手机屏幕中,大家的视觉焦点往往会偏向于某个角色,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先看它。 人物和角色设计,然后匹配相应的剧本。” 余可说,他有一个有趣的观察。 之前,用定焦镜头拍摄时,主角的面部表情可能很真实,但耳朵后面的背景全是虚拟的,用户直接反映这东西不好,拍摄时是虚拟的,我看不到任何东西。 意象感此时就成了硬伤,观众会希望一切都能以第一人称视角看清楚。 因此,大生产的好机器不一定适合短打,甚至可能适得其反。

做了几年的短剧,余可目前对短剧的理解是“人、故事,最后是制作”。 “大家回到最初的状态,就是读故事、出想法、塑造人物、吸引用户追随。”

对于成本问题,陆天也有同样的看法。 他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短剧创作。 他的经验是,成本是可以严格控制的。 “我们有一个红线,严格控制不同题材的成本,不能超过这个红线,否则就做不了。”所以他也想出了一些节省预算的方法,比如用现代写夜景。戏尽量少看,因为租个吊灯车没有太多费用,而且拍摄夜景会更靠近光源较多的地方,昏暗的小公园,视野尽收眼底。 无边大路的场景也尽量少写,从剧本上就避免了。 因为这些东西虽然可以提升所谓的“冲击质感”,但它们是观众需要的吗? 是一个巨大的问号。 但可以肯定的是,观众最需要的是好故事、好人物。

于可表示,接下来他将重点关注新剧《仁爱》,该剧讲述的是医院普通实习生的故事。 不再是酷,而是大家的共情。 科室面对不同的患者,医生如何处理与患者、家属的关系。” 剧情还将关注孕妇产后漏尿、老年痴呆症老人、孤儿家庭等。

喻可看到快手有大量的用户,也就是大量的创作者。 他最直观的感受是,“无数小博主的例子证明,每个人都可以用手机拍出好故事。人是最好的素材来源。” 回到短剧的定义,余可的结论是,不仅有短视频的内容生态,还有剧的内容形式。“这是一个很酷的事情。” 帮助很多内容从业者有了展示自己的舞台。 希望大家的快手平台都能实现自己的内容梦想。”浙江金华相声演员张晓明是财富照相馆的老板,他在横店有很多朋友,群演者彼此都很熟悉。影视寒冬里群演很难坚持,很多人在剧组因疫情停工后开始拍摄短剧,张晓明就是其中之一。横店现在边送外卖边集体表演,还开始用手机拍摄短剧;浙江金华的保安戴飞,用手机屏幕演绎保安的民间故事,已经拥有384.4万粉丝,云南普洱女主创胡雅美《正义使者》粉丝数量超过640万,开启了女性武侠动作短剧的新打开方式。

快手短剧元年,其实叫《拥抱每部剧的明星梦》。 那是2019年,快手团队来到横店,发现有4000多名群演​​人员在用手机在快手上直播、拍摄笑话。 对于网剧来说,近三年来,长视频影视行业还在等待春天,但短视频的世界正在悄然发生变化。 如今,横店已成为快手短剧的拍摄基地。 与此同时,青岛、广州、杭州、北京、成都也正在成为数字戏剧村,吸引更多专业人才和团队。 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,快手累计上线短剧近1.2万部,其中精品短剧350部。 2022年7月数据显示,快手短剧日活跃用户数达2.6亿,创作者数量突破10万。 其中,粉丝过百万的大V就有2220多个。 快手短剧创作者数量超过10万。 现在,快手希望在短剧领域形成一个“戏剧村”。 无论是原本直播的网红,还是专业演员、制片人、群演者,或者更普通的普通人,都可以在网上创作戏剧。 村里人齐聚一堂,“回归最简单的好故事”,寻找新的机遇。 同时,快手短剧和社区带来的独特之处在于,这千千万万创作者的生活剧中也隐藏着时代的变迁,个人生活与时代发展找到了彼此的呼应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投稿用户
链接:https://www.xdwlyx.cn/920.html
来源:网络营销圈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